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耸入云天 > 正文

流年难忘,时光的光等天亮。_微小说

时间:2018-01-01来源:三言两语网

你以成全离开,我以文字寻找。

因为你说你永远爱,因为你不懂我的爱,所以,我愿用所有时间来等待。

时间等时光,苏冉诚,我时光里的光,你看到我的文字是不是就会回来?

文/孽小佳(QQ:631516157)

一.【说不喜欢,只是因为不确定】

微风,花香,倾城日光。那一天,又近似明朗。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班里其他同学都在提前下课后直奔食堂。徒留教室里随意摆着书本,慵懒地听着歌,不紧不慢地打发着时间的我。音乐,总是唯美伤感的那一类。

苏冉诚发短信说他还在听难耐的之乎者也古文课,我微扬嘴角。我想,五分钟后,他应该又会如往常一样,跑到自习室门口甜甜地笑着说,我的涵涵小公主,走,吃饭啦。

急促的下课铃声按时响起,苏冉诚的出现却慢了几个节拍,他依旧甜甜地对我笑,依旧叫我涵涵小公主,只是语气里多了种我读不出的东西。

在我们往食堂大门走去时,他突然站到我面前,很认真的表情,我的涵涵小公主,你,喜欢我吗?

我瞬间愣住,似芒刺在背,苏冉诚,我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

苏冉诚故作释然地扯开嘴角,哦,就随便问问,不想回答也没关系的。

就是这样简单而真诚的话语却让我的心弦齐刷刷缠绕,交织在一起。我一字一顿地说,我-不-喜-欢-你。

苏冉诚还是努力支撑着嘴角拉开的弧度,哦,走,吃饭吧。然后小手被大手包围,两对脚步迈入食堂。苏冉诚仍是面色如阳光,笑靥若繁花,我却抑制不住地低落。

其实那时,我有想过说我喜欢他,只是我还不确定,害怕给他错误的期待,最后伤他更深,就像陈浩南给我的错误期待带来的伤害一样……

二.【那些陪伴,是记忆里的幸福】

许多年前,一个同样近似明朗的一天,大大书包下小小的我不开心地往家走,满脑子的小郁闷,因为上课老师抽问时,我又回答错了,全班同学都笑我。笑声中,老师还用她尖利的嗓门说,沈涵,你看你怎么这么笨啊?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你对不对得起你的名字啊!

我的名字?妈妈好像说过给我取名为涵是希望我可以有内涵,可是,什么是内涵呢?我正挠着小脑袋努力思考着,就冷不防地和地面重重地来了个零距离接触。也许我真的对不起我的名字,别说是什么内涵,从小我就连基本知识技能都学得比别人慢。类似于在平坦道路上跌倒的事件,已在上小学一年级的我的路途里,不知多少次上演。可那次似乎跌得特别重,我就呆呆地趴在原地,眼眶湿润。

陈浩南蹲下来看我的时候,我只是眼泪汪汪一动不动地望着他。我记得,这是我们班成绩很好的一个男生,或许他是来看我笑话的。可是,他的眼神里没有笑意,唯透着哀怜。他轻声问,你还可以起来吗?我就试着挪脚,在他的帮助下站了起来,可是脚好痛,我说我不能走路了。他转过身,来,我背你!

于是,我就在他背上给他指路,这样回到了家。陈浩南意外地说,原来我们是邻居啊!然后他目光看向我家的左边,瞧,那就是我家呢!哦,原来我们是邻居哦。由于神经系统的低效率运转,我比他慢一点反应过来。

陈浩南背我回家后,妈妈特别感激他,专门跑去陈阿姨家道谢,陈姐啊,我们平时上班忙没法接孩子,上次多亏你家浩南帮忙背涵涵回来啊。陈阿姨很友好,唉,都是邻居,这点小事算什么?以后要不让浩南和涵涵上学放学一起走吧。我们平时也没能接孩子,他们两个可以互相照顾啊!妈妈更开心,哎呀,那真是太好了!

大人们,尤其妇女,言谈总是异常激动,我不懂,只是悄悄躲在妈妈背后,看陈阿姨背后认真做着作业的陈浩南。

此后我们便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妈妈说陈浩南很优秀,我要多像他学习。我便常常拿着老师讲过我却不懂的问题去问他,陈浩南总会耐心跟我讲解,时日久了,他还会在空闲时问我,小涵涵,又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忙吗?

某天,我正发着呆,陈浩南凑过来问,咦?你在想什么呐?我迷惑的指着故事书上的成语问,诺,这个青梅竹马是什么意思啊?陈浩南那时好像也不懂,就翻了成语书给我,我也不懂,你自己看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男女幼年时亲密无间,我边看边暗喜,心想这好像是在说我们呐!而陈浩南,只是认真记着成语意思,毫无察觉我的小心思。

<癫痫症状不是很明显,那么怎样才能确诊是癫痫病?p>延伸的时间让我开始怀疑围着聪明的陈浩南转久了,智力是会在不知不觉里得到提升的。而且,加上陈浩南的帮助,我竟也渐渐挤进优等生的行列。我们就这样一起从镇上的小学升入初中部,然后考入市重点高中,波澜不惊。

从小女孩到小少女的旅途里,我常暗地里窃喜自己好幸福。有了陈浩南的陪伴,我不再像其他伙伴那样,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长大,因为他的呵护总会让我心底在不经意间开出朵朵斑斓的小花。

三.【所谓的洒脱,往往只是说说】

然而,翻开高中第一页后,我遗憾地发现我和他不在同一个班了。

在各自班级报道后,我们默契般地开始感怀过去。陈浩南说没想到这么快我们都已经长到这么大了,涵涵你看你都15岁了,已经出落成一个小小美少女了呐。我说什么美少女啊,我还花仙子咧,你才是嘛,已经成为一个可以招揽众多花痴女的帅哥啦!陈浩南呵呵地笑。

高中章节一页页被翻开,就渐渐对校园熟悉起来。虽然老师在开学时就告诫大家不要早恋,学校一队队甜蜜或伤感的爱情鸟依旧清晰可见。诗意盎然的情书也在暗地里被热烈地传递着。

收到苏冉诚的情书是在开学大概一个月后,生涩的字句,似乎向人昭示了这是首次因年少情怀而动笔。不喜欢也好,不连贯也罢,至少它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然而它的到来却没有令我感觉半点开心,因为那时我的思维还固执地围绕着几天前的所见环绕。

从小到大,我都属于超级路痴。周五下午,我本想找好久没见的陈浩南商量,让他周末带我去市中心逛逛,却在放学铃响后撞上始料未及的一幕:他搂着一个美丽女生的腰边走边笑,太甜蜜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一旁愣愣的我。他们从旁经过,在人群里闪得刺眼。而我心里的秘密玻璃瓶,瞬间散落一地;晶晶亮的小碎片,映衬着视线里的画面,灼痛双眼……

如果说那一刻只是沮丧,笨笨的我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那么只需陈浩南后来一句话,我就可以彻底明白了。陈浩南说,涵涵,其实我一直都把你当妹妹。

陈浩南,他可能不知道,一个女生最不想听到自己喜欢的人说的话,不是我不喜欢你,而是我一直都把你当妹妹。从前所有的好,只因为一个妹妹的看待,就把一切有过的幻想和期待都直直踩在脚下!我说可是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哥哥,我也不可能把你当哥哥。我是喜欢你的啊!难道我们不算青梅竹马吗?

我也不知道,我这样说的时候,陈浩南有没有看到我眼里转动的泪光,那是九年累积起的爱意,流转成藏不住又道不出的委屈。

陈浩南用手揉揉我的刘海,用我看不透的表情笑,涵涵,我真的一直都把你当妹妹的。 我甩开他的手静静走开,因为我怕再多停留一秒,眼泪就会不听话地流下来。

那晚,我翻出九年的记忆,把它们捆扎在一起,打上确认的印记:妹妹,然后眼泪终于汹涌而出。

筱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不知所措地拍打着我的肩问我怎么了,我一把抱住她,呜呜……我算不算失恋啊……他说他只是把我当妹妹。

听我这样一说,筱希就基本全明白了,作为我最好的朋友,她不止一次听我提起过陈浩南。 她心疼地劝我别哭,我努力止住眼泪冲她扬起嘴角,我说,不要委屈的妹妹称号,但要让自己过得骄傲。

可是,喜欢一个人,从童年到少年,怎么可能就挥一挥手,抛在脑后?所谓的洒脱,往往只是说说。我所以为的幸福,那么久的幸福,那么快地就归零了,陈浩南让我一下子明白自己在人生舞台里扮演了一个多么尴尬的角色啊。我便想,我还可以更狼狈吗?再次看见陈浩南时我算是领会到了,答案是可以。

当他以更暧昧的姿态搂着另一个美丽的陌生女子的腰,再度甜蜜地忽略我时,我便不再悲哀面对自己的狼狈,我要说我真的有点愤怒了,所以我才会飞奔着跑到隔壁班叫出苏冉诚说,好吧,我答应做你女朋友。

是啊,陈浩南都可以以游戏式心态随意换掉自己的美丽女朋友,凭什么我就不可以随便答应别人?

是的,为了更消气,我还特意把长得俊俏的苏冉诚带到陈浩南的面前得意地给他介绍说,喂,看,你未来的“妹夫”啊!苏冉诚被我突然间的一系列举动弄得迷糊地脸红了,陈浩南呵呵地笑着说恭喜啊,我得意地露出幸福般的欢颜;如此,难过和心酸只有自己看得见……

四.【我能做的,只是不先说离开】

有段日子,一首来自刀郎的《冲动的惩罚》红遍了大江南北,我想我那天的举动就河北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哪些算勉强不说是冲动,也绝对与理智不沾边。为了平息所谓的愤怒,我轻而易举明目张胆地答应了苏冉诚,又要开始思考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

我问筱希你说我这算不算自找麻烦,筱希无奈地摊开手,反正,尽量都不要受伤就好了。

尽量都不要受伤?但,我已经受伤了,曾经的幸福如今在我眼里都是伤,是生长了九年多的伤。我想陈浩南应该早早地提醒我不要喜欢上他的,早在他拥有不同的女朋友之前,早在我看见“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之前,早在我被他背回家之前……可是他没有,然后我就喜欢上了他,一个他眼里的妹妹就这样一直傻傻地喜欢着他。

因为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我受伤了。所以,我想必须诚恳地告诉苏冉诚我是不喜欢他的。

可是,苏冉诚的反应却和我全然不同。他不哭不闹,只是笑着说我知道。苏冉诚说,虽然我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你答应得那么突然,还有后来的一系列动作,再笨的人也知道一定有其他原因吧!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以为这样一来事情算完了。苏冉诚却露出认真的表情说,可是,你还可以继续作我女朋友吗?我真的很喜欢你。虽然你现在不喜欢我,但我会努力的,我也希望下次我确认你的态度时,答案可以是喜欢。

哦,那好吧。诧异之余,我就那么风轻云淡地答应了,因为他的认真,让我不忍拒绝。而且,我觉得眼前的男子与自己有点同病相怜,我们都喜欢上了不喜欢自己的人。如今,陈浩南有自己变换的美丽女朋友,不会再陪我了;而我,是自己先说答应作他女朋友的,那么,我能做的,也许只是不先说离开。

那时我想,应该过不了多久,苏冉诚就会发现和不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是不快乐的,然后便会说分手。然而,我错了。我忽略了,苏冉诚说过他会努力的,他还想把我的态度变成喜欢。

所以,苏冉诚固执地拉着我的手爬上高山看日出,在第一缕霞光浮现时大喊,我的涵涵小公主,我喜欢你;固执地在我生日那天把我拽到河岸边看惊喜,在第一朵心型烟花盛开时轻语,我的涵涵小公主,生日快乐;固执地在每天睁开眼的第一瞬间发短信说,我的涵涵小公主,早上好,在睡觉前一秒发短信说,我的涵涵小公主,晚安。我说苏冉诚我不是公主我也不是你的,他却回答说,我喜欢你,你就是我的涵涵小公主。我说苏冉诚你怎么这么固执啊?他微微地笑,表情辩不出是调皮还是认真。然后慢吞吞吐出,那么,我的固执会让你变得不再固执吗,你会把对陈浩南的爱转移给我吗?我便在发愣数十秒后,沉默离开。

是吧,劲爆的“醉酒事件”后,苏冉诚也终于知道我是喜欢陈浩南的了。

向来滴酒不沾的沈涵同学居然会独自跑到酒吧喝酒,任谁都会猜想这其中一定有不小的事。

而我想说的是,岂止不小,当看到一条“含儿,今晚十点,XX宾馆,老房间哦”的短信发件人标明陈浩南时,我觉得我的整个世界都瞬间坍蹋,无所遁形。

筱希说,苏冉诚背我回来的时候,我都醉得不醒人事了却还嘟噜着陈浩南我真的好喜欢你,你怎么越来越混蛋了,我真的好喜欢你,混蛋……而我只是在想陈浩南可真是退化得可以,连发个短信都会发错人。片刻,我问,啊?你刚才说什么?筱希微叹一口气,摆摆手,唉,没什么。

是啊,固执的人,岂止苏冉诚一个。我自己还不是一次又一次死性不改地到陈浩南那里找心伤。

我把从山上采摘来的野花送给陈浩南,他转身送给他的美丽女朋友;我在生日那天凌晨打电话想要第一个祝福,又在听到女生的一声喂时匆忙挂断。我也一直那么任性地固执着,都忽略了苏冉诚,他在洞察一切后依旧不改往日的温和,在漫长时光里给我最适时的依靠。

所以那天,苏冉诚确认我的态度,我在说完我-不-喜-欢-你之后,心情真的好低落。我觉得自己好残忍,我想他的难过一定就如当初陈浩南跟我说他只把我当妹妹一样。

五.【他那么好,为什么我还不喜欢他】

离开食堂,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听见鸟儿叽叽喳喳地窃窃私语,看见阳光把宿舍门口本来就快干枯的小草打得更无力,我苦笑,这天气,终归只是近似明朗,而不是真的明朗。

看见筱希的时候,我多想如往常一样向她吐出自己的不快乐,可看见她正不亦乐乎地忙碌着,便止住了。我问筱希你干嘛呢,她兴奋地说,收拾东西啊,再过一周多就要放寒假啦,这可是高中最后一个假期哦。我一怔,原来苏冉诚已经陪我走过这么久的路途了。

我打电话给苏冉诚,我不喜欢你,你难过受伤了吗?他说不受伤,但是难过。我问那我还要做你女沧州治疗羊羔疯十佳医院有哪些朋友吗?他说我尊重你的选择。我问你现在还喜欢我吗?他说喜欢,永远都喜欢。我说我们一起走完高中吧,然后就挂掉电话,泪眼朦胧。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直至寒假,我和苏冉诚,一如从前。

寒假,在妈妈的期盼下回到了家。妈妈把鸡鸭鱼肉什么的弄来轮番轰炸,说高三学习任务重,一定要好好补补。我在咬到第N块鸡肉的时候大哭了起来。妈妈慌忙问怎么了?鸡肉不好吃吗?或者是吃烦了?要不你想吃什么我明儿给你买去……我擦掉眼泪,没有,很好吃,我很爱吃呢。我要怎么跟妈妈说,我是想到了陈浩南,他以前也对我很好,我曾经以为他比妈妈对我还要好,可是现在,他变了,他变坏了,也不理我了。

而事实上,不需要我说,妈妈没多久就闲聊着跟我提起陈浩南说,哦。对了,听说浩南上高中后变坏了,你可别向他学啊!这人,真是,小时候那么听话,上高中居然也学坏了!涵涵,你可要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哦……

我呆呆地说哦。

陈浩南变坏了,曾经那么好的他居然变坏了,连家乡的妈妈都知道了。然而,苏冉诚依旧那么好。

我说苏冉诚,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他说,是一个夜晚 ,你在学校石台上,看着月亮,静静地流眼泪,像受伤的月光精灵,其实那时,我就好想把我的肩膀借给你靠,但又怕把你吓着。也就是那时,我开始喜欢你。

看着月亮,静静地流眼泪?我恍然记起,那是给关于陈浩南的九年时光打上“妹妹印记”后的日子,答应过筱希不哭,可还是忍不住眼泪的时候,我便悄悄跑到无人的石台边对着月亮流泪。

我说切!什么月光精灵哦?我怎么不记得有那回事啊!苏冉诚说不承认也没关系啦!以后别对着月亮哭了,对着我哭吧!我说好啊,你还想我哭啊?苏冉诚慌张起来,哦我说错了,以后不哭了不哭了好不好!我扑哧一下笑了起来……

其实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也许我会喜欢上苏冉诚,然后不再理会关于陈浩南的一切。

可是,当我从学校广播处分通知听得陈浩南因数次违规而被开除时,我的反应似乎否定了自己那一刻的想法。我跑到学校最高楼的顶楼上大吼,陈浩南你个大混蛋!你怎么可以混蛋到被开除了呢?你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丢在这个学校!陈浩南你个大混蛋……

苏冉诚小心翼翼地说,我的公主,别再想陈浩南了,你整天心不在焉的怎么行啊?快高考了,好好学习啊。好好学习?我想起妈妈叫我好好学习时自己的那声“哦”,现在觉得,那只是回应,不是答应。我承认,我还是放不下陈浩南。其实我以为我可以的,我真的以为我可以的。我把头埋进苏冉诚的胸膛,安心地流起泪。

我开始越来越看不进书,筱希说,涵涵,你还有苏冉诚啊。

顿时,我的脑袋闪过很多关于苏冉诚的片段,他手上温热的牛奶,他眼里隐隐的满足;他额头上晃动的汗粒,他书本上重复的我的名字;他一遍又一遍地叫我涵涵小公主,不顾我的反对;他一次又一次地想法逗我开心,不介意我的不屑;他还会在我难过的时候比我先掉下泪水,轻轻地说我的小公主,请不要难过。

苏冉诚,可恶的苏冉诚,为什么他可以那么好?可是,他那么好,为什么我还不喜欢他?那天,我循环地问自己这些我回答不出的问题,直到天幕阴暗才在不知不觉里沉沉睡去。

六.【不知道原因的失去才叫悲伤】

四月,渐渐临近的高考使学校紧张起来,平时专注于QQ或网游的少年也都被迫投身于题海,日子变得忙碌而单一。

空旷的自习室渐渐丰富了起来。苏冉诚坐我旁边,我们一起为了大学而奋斗,隐匿了波澜的年少情绪,不变的是苏冉诚依旧对我宠爱如一。偶尔,我侧过脸看着苏冉诚想,也许我们就将这样顺着惯例轨迹参加高考,被不同的大学录取,然后分离了。而后,一想到分离,心里就隐隐作痛。

在离别和前往并存时,所有人都会怀着憧憬留有不舍,我也是。似乎,尤其是对苏冉诚,因为只有他才会不管不顾地包容我,放纵我,像公主一样宠着我。

试卷蔓延的同时,同学录也开始散播,苏冉诚在我的同学录上写下 ,“我的公主不喜欢我,可我会永远爱我的公主”。

筱希问我,你现在还是不喜欢苏冉诚啊?我说喜欢。回答之快,自然而然般,连我自己都惊讶了一番。我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上苏冉诚了?什么时候开始的?

左右的人常说,苏冉诚对你那么好,石头也该暖了吧。我想我的心,终究不是石头,它暖得更快。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固执地不肯触摸不肯承汉中羊羔疯中医治疗方法有哪些认。

我想,苏冉诚努力了那么久,他做到了,我终于开始承认我真的喜欢上了他,而且很喜欢很喜欢,胜过当初的陈浩南。

坦然的面对,让我感觉心安,我只是略带忐忑的想我要怎么告诉他。

再次走进教室的时候,陈浩南给了我他的同学录。我便趁着他离开教室的时候,满怀甜蜜地悄悄在深绿色的草坪图案上用红色钢笔画了心型图案,写下我的一系列感动和喜欢。晚自习放学时,我叫住苏冉诚,抢过他手上的数学书,把写好的同学录塞进去飞快合上,止住所有的澎湃,淡淡地说,回去再看。

苏冉诚带着疑惑微笑点了点头。

那晚,我睡得很甜,我梦见苏冉诚兴奋地边抱着我边转圈边笑,如同阳明山上的马蹄莲一样美好。

我的梦很美,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出乎意料的现实是,我将从此丢失了他。

苏冉诚走了,留下的只有一张纸条。

“我的涵涵小公主,我走了,只是我遗憾你至今都未喜欢上我,同学录上也不留下只言片语于我。我的小公主,我永远爱你。请你一定记得要快乐。”

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其实失去不叫悲伤,不知道原因的失去才叫悲伤。苏冉诚,什么叫同学录上也不留下只言片语?我写了我喜欢你了啊!电话关机,你就这样子一声不响地从我的世界里无厘头地消失了吗……我哭喊起来,歇斯底里。

七.【我愿用所有时间等待,时光的光】

我一贯地固执,苏冉诚纸条上的所有我都可以忽略不计,唯独那句“我永远爱你”。

我相信,全世界都没有比他更爱我的人了。只是,我困惑于找不到他离开的原因,直到后来,再后来……

苏冉诚离开的第三天,班主任找我谈了一次话,“沈涵啊,恭喜你已经被报送到C大了,年级组本来在你和隔壁班的苏冉诚之间徘徊,后来决定是他,可他知道消息的第二天就无故转学了,你真是幸运啊。”那一刻,我的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我想起课间我与他讨论大学时满怀憧憬地说我有多么喜欢C大,我想起他说我的公主,你再不努力就考不上C大了啊。

苏冉诚离开的一个月后,我在百度里偶然搜到一段话,“红色盲,又称第一色盲。患者主要是不能分辨红色,对红色与深绿色、蓝色与紫红色以及紫色不能分辨。”一瞬间,记忆里的片段又如潮水般袭来。

“喂!红灯呢!冲什么冲啊?”

“臭苏冉诚,我不是叫你买绿色的笔吗?”“啊?这是绿色啊!”“哼!明明是红色还狡辩!”

“苏冉诚你不知道我昨天回家拆开你送的生日礼物时好无语啊!”“嘿嘿,喜欢吗?”“我汗!你什么欣赏水平啊?买的围巾好丑哦!”“啊?你不是喜欢绿色吗?”“笨蛋,可你买的是红色啊!”“不会吧?我明明叫老板包了条绿色的围巾啊!”“对你再次无语!”

……

我的泪水,终于大颗大颗地砸了下来。

我开始,疯狂地想念苏冉诚。

可是,我已找不到他。

回望流年,我才发现,年少的矜持真是可笑,苏冉诚都可以那么勇敢地跟我表明他的态度,为什么我就不能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我喜欢他呢?

如今,我只能不断地写字,用他的名字写很多的字,希望有一天他能够看到,然后找到我。

……

可是可是,我多想告诉你故事到此已经完结。

只是只是,有一件事情我始终没有向你提起。

高中毕业时,班里的同学告别会上,筱希拿给我一张几天前的报纸,报纸的右下角有一则市民新闻,写的是一名高三学生在红灯时过人行道被车当场撞死,而那个学生的名字,就叫苏冉诚。

看完那则消息后,我趴在桌上,泪如雨下。

但是,后来我就不哭了,我知道这世上重名的人很多。我想那不是我的苏冉诚,因为我的苏冉诚说过他会永远爱我的,他一定会为了我好好活着。他曾说过我像月光精灵,而月的亮都是日的光,他就是我的太阳。我的太阳,怎么会那么轻易就陨落了呢?

所以,我要好好的,耐心等他回来。等月的太阳,等我时光里的光。

也许,他看到这些文字后不久就会回来,站在我面前一边对我笑一边甜甜地叫我涵涵小公主呢。

你说,对不对啊?

PS:孽小佳

------分隔线----------------------------